Dreams come true

写在最初的闲言碎语:

*写这篇文是因为做了一个梦

*绿高

*严重的OOC,因为只是个梦

*语句可能会不通,因为只是个梦

*结尾仓促,因为还没梦到结局就醒了

*如果撞梗,就当我只是记录这个梦好了

————————————————————

绿间真太郎和高尾和成最开始只是单纯的队友和同学关系。

后来因为高尾锲而不舍的追赶,他们变成了搭档和同学关系。

加上高尾总是粘着绿间,而绿间也慢慢地学会了关心除了对方星座之外的其他方面,他们变成了搭档和关系好的同学关系。

某次合宿时,高尾在夜里对背对自己睡着的绿间偷偷告白却没有得到回答也没想能获得回答之后,他们变成了暧昧的关系。

合宿结束回到学校,在没有人的体育馆休息室里,高尾和成得到了绿间真太郎一个青涩的吻作为回答,他们变成了恋人关系。

之后的生活还是那样——

由高尾骑着板车带绿间和幸运物一起上学。

下课时高尾会从前桌转过去趴在绿间桌子上讲一些不好笑的笑话。

如果高尾不在座位上,绿间会下意识的寻找高尾的身影,并且在对方发现之前收回视线。

中午一起吃饭,绿间偶尔会带来泡菜,然后享受高尾的那句「最爱小真了!」

下午的课间高尾依旧转身过来喋喋不休。

一起去参加部活。

结束后再由高尾骑着板车送绿间和幸运物回家。

只不过在发现周围没人的时候,俩人会偷偷接个吻。

这样平淡而又带着一点小刺激的生活持续到了三年级。

直到被训导主任看到绿间把高尾压在无人的教室里忘我接吻的那天。

主任的行动力很强,当天就把俩人的家长叫来了。

去办公室的路上,绿间拉过高尾颤抖着的手,轻轻地说了句

「别怕。」

绿间的父亲进办公室时看到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抬手就打了绿间一个耳光。

高尾想帮绿间拦下下一个耳光,却被刚赶到父母拉开带到了办公室外边。

出门时高尾猛地回头看到绿间在对着他微笑。

不过这笑容由于还感觉火辣辣的脸部影响的并没有那么好看。

之后两家分别解决了这件事,一个退学,一个请了长期病假。

绿间的父亲还动用了一些关系,使这个不太光彩的事情没有让太多人知道。

第二天班上同学看到空着的绿间和高尾的座位,惊悚的认为他俩一定是发生了大型交通事故。

因为板车看起来总是不那么安全。

从那之后高尾就被软禁在家,电脑、手机都被没收。

他想尽无数办法去联系绿间,每次被发现都免不了一顿臭骂。

他去求助妹妹,可是被爸妈接送上下学的妹妹也是爱莫能助。

终于有一天高尾找到机会溜出家门,仗着自己篮球运动员的体质一路狂奔到绿间家。

「见到小真之后要说什么呢?」

「还是先打他一拳作为这些日子没联系自己的惩罚?」

「也许小真也和自己一样被禁足了吧,以小真的家境一定会这样的。」

「要是先看见小真父母怎么办……」

「……怎么办……」

虽然高尾在奔跑过程中做了许多设想,可是等他到绿间家的时候就知道这些设想都没用了。

是不是自己认错了?

可是这个门,这个房子的颜色,还有正在给花浇水的邻居都提醒着高尾,他没有认错绿间家。

即使现在门牌上的姓已经不是『绿间』了。

绿间真太郎搬家了。

高尾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追上来的爸爸,被打的时候一声也没吭。

回家之后把自己关进屋子里再也没出来。

心疼儿子的高尾妈妈让妹妹把饭给高尾送去。

推门看到高尾的瞬间妹妹差点把碗摔出去。

那个永远富有活力的哥哥现在像个木偶一样靠在床边看着自己,眼睛里的神采早已不见,剩下的只有木然。

「哥哥!」

妹妹冲过去抱着高尾开始哭。

——软禁在家这么多天,哥哥也没憔悴过

「别……别伤心了……」

——昨天分明还好好的,为什么跑去绿间家之后就这样了?

「是不是绿间君……对你说了什么……?」

——如果是绿间真太郎伤害了哥哥……

「没有。小真什么都没说。」

「准确的说。我根本就没见到小真。」

「小真搬家了……」

「再也见不到了……呜……」

说到最后高尾也抱着妹妹哭了起来。

没想到当时在办公室看到的那个笑容,竟是最后一眼。

之前高尾一直抱有希望,他觉得只要过了这一阵,等到上了大学,俩人表面上做出一刀两断的样子,背地里发展地下恋情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现在另一个男主角消失了,所有的希望也都破灭了。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哥哥……不要再喜欢绿间君了……」

「办不到啊……」

要是办得到,早就在表白之前抑制住自己的心情了,何必等到现在。

一直以来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伤心。

哭过之后,高尾又恢复了正常生活。

该吃吃,该喝喝,该学习学习,只是家里人都看不到高尾的笑容了。

期间妹妹一直打探绿间真太郎的消息,最后得之他出国了。

告诉高尾,他也只是「哦。」了一声。


高尾和成在升学考试的时候去了一趟学校。

有些跟他关系好的同学本来想去问他和绿间最近消失去了哪里,可是感受到高尾那种闲人勿扰的气场就作罢了。

这种感觉像极了班里最不好说话的绿间真太郎。难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绿间真太郎也孤高起来了?

后来高尾成为一个一般私立大学的大一新生,过着普通大学生的生活。

虽然高尾变得沉稳了许多,但是交际能力很强的他和同学们混的都很好。

刚开学的时候会去篮球场打打篮球,可是总有传球的冲动,就很少去了。

在学校里看到猫时会会心一笑。

有时候会在一句话的末尾加上个なのだよ。

自从在学校的小卖部发现小豆年糕汤之后,每天都去买一罐喝。

「已经半年多没见到小真了啊。」

高尾早就发现自己忘不掉绿间,明明试过很多办法的,可是一看到绿色的东西马上就会想到绿间真太郎。

要怪就只能怪生活中绿色的东西太多了。

更令高尾懊恼的是不仅没忘掉,自己竟然还喜欢着那个别扭的家伙。

「要继续喜欢他多久呢?」

「等我看到草的时候不会觉得那是一个个绿间真太郎吧。」

「而且也没明确说分手嘛,就当是异地恋好了。」

「额……就是见不到面的异地恋。」

所以说高尾和成骨子里还是个乐观的人。

一晃两年过去了。

一天下课后高尾刚出教室就被一个陌生的女人拦住。

「是高尾和成先生吧?」

「啊,是的。」高尾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这个很有气质的女人是谁。

女人自我介绍了完,犹豫了下说道

「这次来找高尾先生是希望您可以帮我说服绿间真太郎。」

「等等,谁?」

「绿间真太郎。我想绿间君…………」

「小真回来了?」

话说被打断的女人露出一点尴尬,继续说「是的。我想他可能会听从……高中好友的劝告,所以才来冒昧的打扰您。」

「那么你一定知道他住哪是吧?给我地址我现在就过去。」

现在的高尾除了想见到绿间之外,什么都不考虑。

女人见他这么积极微微皱了一下眉,递给高尾写着绿间住址的纸条。

「他大概在家……可是您还不知道要劝说什么。」

「请说。」

「希望您能劝他和我订婚。」

「好的。」

说完高尾就跑了。

「啊等下!」

高尾想到什么跑了回来。

「他一个人住?」

「是这样……」女人有些迟疑。

「谢谢了!」

高尾挥着手又跑了。

没忘和同学交代下自己有急事剩下的课就不上了。


跟着车同步晃悠的高尾想到了上一次去找绿间的时候。

明明是满怀希望的最后却一场空。

「这次……不会再发生了吧……毕竟是新住址。」

「怎么每次都是我去找他?!」

「消失两年多从来都没想过联系我!」

「这个该死的傲娇眼镜!」

于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生气。

要说刚坐上车的高尾还有点胆怯和犹豫,那么下了车的高尾就只剩下气愤和勇气了。

满脑子想的都是一定要揍绿间真太郎出气。

连绿间住所的门都被高尾拍的梆梆响。

听见门响的绿间瞬间露出厌恶的神色,那个令人反感的女人这次又找了个野蛮的帮手么?

不管怎样绿间都想赶紧把人轰走完事。

还没张嘴问是谁,就听见门外的人大喊了一句

「开门!!!!!!」

绿间的脑子还在反应这个声音是高尾吧,身体已经先行动把门打开了。

随后就被高尾一拳打在了脸上。

连带着还被踹了好几脚。

拳打脚踢发泄完毕的高尾突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怎么绿间都没还手?要是以前的话肯定会生气的抓着自己说「高尾,别闹!」的吧。难道是打错人了?

想确认的高尾在抬头的瞬间就红了眼眶。

因为对面的绿间早就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哭成这样真难看,小真。」

本想给绿间擦眼泪的高尾下一秒就被绿间拽进了怀里,抬起的手也就顺势抱住绿间的后背。

「高尾?」

「嗯?」

「高尾。」

「嗯。」

「高……尾……」

确定完眼前的人真的是高尾和成的绿间抱着高尾终于哭出了声。

高尾也不甘落后,于是俩人互相抱着哭了好久。

哭着哭着又胡乱亲在一起,后果可想而知,鼻涕眼泪蹭的满脸都是,吃没吃进嘴里就只有他俩知道了。

相恋两年,分别两年。

今天终于见面了。

所有的担心,所有的焦虑,所有的猜疑,所有的不安,所有的所有。全部烟消云散。

剩下的只有对对方的爱恋。


绿间和高尾都平静之后分别讲起这两年间发生的事。

高尾讲的时候没有什么波澜,但是绿间知道他一定过的不开心。

知道这是严肃的场合,所以绿间把之前的别扭全扔掉讲起两年来的事情。

从学校离开后绿间被父亲直接带回了老家,通讯工具也被没收。在家的时候绿间找了父母无数次想去说这个事,可是他们都不理会绿间。直到被父亲送去机场,才知道原来父亲给自己办了退学手续,并且已经联系好国外的一所音乐学校。在机场绿间恳求父亲再让他见高尾一面,也被厉声拒绝了。无奈只好服从父亲的安排踏上飞机。

进学校之后了解到校乐团经常收到几个国家的邀请去表演,日本也是其中之一。于是绿间拿出了比原来练习三分球还足的劲头去练习钢琴,第二年就被选进乐团做钢琴手。国外上学期间绿间尽到的人事不光钢琴这一件,还有就是希望家人能接受自己的对未来伴侣的选择,于是一个月一封寄给父母的信从未间断过。

「所以说小真你这次是来表演的?」高尾靠在绿间怀里懒洋洋问到。

「是的なのだよ。」绿间又把高尾往怀里带了点。

「这个奇怪的口癖还是没有变啊www」

「哪里有那么容易改变。」推眼镜。

突然高尾从绿间怀里挣扎出来,一脸严肃的问他。

「为什么回来不去找我?」

「找过你,被你父母拦住了,学校也不肯透露给我。」

「和你订婚的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绿间的表情瞬间有点抓狂。

「其实父亲已经默认我现在的性向了,但是母亲还是固执的希望我和女人结婚,等那女人放弃就好,之后我会继续说服母亲。感觉那女人也快放弃了,不然也不会去找你。」

绿间伸手又把高尾揽回怀里。

「找我?」

高尾不太懂找自己帮忙和要放弃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有明确的跟她说过。」

绿间双手扳正高尾的脸。

「我喜欢的是你。」

烙下虔诚的一吻。


趁绿间在日本的这段时间,俩人一直在一起,誓要把空缺的两年时光补回来。

之后绿间就和乐团回学校了。

再回到学校的高尾在同学眼里跟变了个人是的,要说之前一直是阴天的话,那现在就是艳阳高照的大晴天。

他们不知道这个才是高尾和成本来的样子。

两个人变成了真·异地恋,时常发发简讯打打越洋电话。

绿间刚到学校没几天就告诉高尾那女人放弃了。

「这么快就放弃了啊~那有没有祝福我们?」

「那是当然なのだよ。」

还有个更好的消息,就是绿间的父母都妥协了。毕竟两年多来儿子的态度都看在眼里,想撮合和他和女人结婚也被坚决拒绝了。既然要和高尾在一起的心意已经改变不了,那就只能父母来改变态度。主要是在亲情方面,绿间的父母并不想失去这个儿子。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怎么就认定对方是自己可以过一辈子的对象,分明是两种不同的人,是因为星座?还是日久生情?还是绿间经常重复命运?

要说一句的是,绿间的父母暗自调查完高尾之后得出的结论也是让他们妥协的原因之一

——恐怕只有高尾和成可以把绿间真太郎的各种傲娇和别扭当成享受。

多年之后绿间的父亲感叹道

「能影响真太郎心情的一个是晨间占卜,另一个就是高尾和成。」


一年后绿间毕业回国,在高尾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和高尾住在一起。

周末的时候绿间陪着高尾回了一趟家。

当高尾妈妈开门看到很少回家的高尾和之前来过的绿头发男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叹了口气。

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能看到儿子发自内心的笑容吧。

等到绿间告别的时候,高尾妈妈不安的向他嘱咐道

「一定要让阿和开心!」

「我会的。谢谢您。」绿间鞠着躬坚定地说道。

虽然高尾爸爸还在反对阶段,不过有高尾妈妈在,相信不久的将来也会祝福他们的,即使是不情不愿。

妹妹嘛,肯定是站在哥哥这边的啦。

他们日后的生活肯定还会面对诸多困难和压力,但是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没什么不能克服的。



绿间真太郎和高尾和成直到生命的终结,都是亲密的爱人关系。

——————————END——————————


评论

热度(5)

©休息室|Powered by LOFTER